北京赛车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清穿皇妃要娇养

129:坐不住了

清穿皇妃要娇养 暗香 2079 2017-12-20 00:00:00

  宫里娘娘的赏赐,可以说是让府里炸开了锅,这还没到中秋节,就算是赏赐这个时候也早了些。

  而且这赏赐怎么还会有温格格?

  温格格就算是受宠也不过是四爷府里的一个小格格,哪有资格能让宫里的娘娘特意给了赏赐。

  总要有个有缘故不是吗?

  不要说别人一脸懵逼的样子,其实温馨回了听竹阁还有些捉摸不透。

  但是她能肯定与四爷带进宫的月饼有关系,但是能让德妃赏赐她,这个关系也太大了。

  不过是几块月饼,四爷做了什么,能让德妃赏赐她。

  更何况这对母子之间的关系其实真的挺冷淡的。

  野史上所说母子之间隔阂甚深,温馨觉得可能不是,毕竟德妃还知道给儿子送格格进府,对四爷还是有几分感情的。

  但是,要说好肯定也没多好,至少温馨很少听四爷提及德妃。

  要是母子感情好,绝对不会这样子。

  所以这才是温馨奇怪的地方。

  四爷没回府,几碟子点心让四爷今日在皇上跟前大出风头,于是他就被兄弟们给包围了。

  一个个的都抓着他不许他走,要他交代一下那个什么‘烤炉’跟月饼的事情。

  四爷脱不开身,只能示意苏培盛先回府。

  回府干嘛去了?

  当然是给这些皇子阿哥们拿月饼去了。

  苏培盛急匆匆的回了一趟府,等他再离开,关于皇上赞赏温格格的事情就在府里又引起了更大的风暴。

  这回福晋都坐不住了,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,只觉得心口跳动的厉害,一下一下的,像是失去了控制。

  罗嬷嬷的神色也不好,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劝福晋了。

  福晋嫁给四爷这么多年,都没能得皇上一句赞誉。

  温格格就凭着几块月饼就得了这样的好处,这……这怎么让人受得了?

  “嬷嬷,这事儿不是真的,是我做梦了多不对?”福晋恍恍惚惚的抬头看着罗嬷嬷,试图希望她告诉自己这是假的。

  罗嬷嬷面带不忍,轻声说道:“福晋,是苏培盛亲自开口说的,这事儿……是真的。可是就算是真的又如何?您还是这福利的福晋,更何况过个几年,皇上未必就再记得温格格这个人。”

  再过几年?

  也就是这几年福晋要动温馨,都要掂量掂量。

  毕竟皇上赞誉的人,福晋能说个不好?

  心有巧思,蕙质兰心……

  福晋狠狠的闭上眼睛,作为一个妾室,这样的评语太过了吧?

  福晋只觉得心里烧着一把火,李氏已经让她喘不过气来,现在温氏眼看着就以她想不到的方式一下子立了起来,而且现在时机太不好了。

  现在正是福晋跟温馨关系不好的时候。

  福晋才压制了温馨得罪了她,偏偏这个时候。

  罗嬷嬷心里也是叹息,其实她更不想说的是,主子爷为什么要在皇上跟前提及温格格?

  她不敢多想,细想下去就觉得后背上一阵阵的冒冷汗。

  是不是福晋这次的行为让主子爷很不满,所以主子爷才这样的做的?

  温格格毕竟是个格格,四爷不在府里的时候,福晋拿捏她易如反掌。

  所以……是不是主子爷看着温格格受了委屈,所以才费尽心机的护着她?

  再也没有比这样的办法更好的了。

  福晋要动温格格没那么容易了。

  主仆二人都沉默不语,这屋子里像是压了一座山,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同样跟福晋坐卧不安的还有李氏,周嬷嬷却镇定的多,给李侧福晋分析道:“奴才估摸着是这回福晋做得太过了,温格格伤成那样,福晋卡着府医,主子爷这是心疼了,所以才想用这样的法子护着温格格。”

  周嬷嬷生怕李侧福晋更恼火,就紧跟着说了一句,“当年主子爷也是这样护着侧福晋您的,侧福晋还记得那年福晋为难您,是主子爷去了正院接了你出来,后来就有了二阿哥。”

  李氏听着周嬷嬷轻声细语的话,心慢慢的镇定下来,也想起了那年的事情。

  那时候福晋生下了弘晖,而她的弘昐没出满月就没了。

  两人前后脚生的,一个活了,一个没了,李氏当时就疑心福晋,她耐不住性子被福晋抓住了机会。

  她在正院罚跪,膝盖都麻了,也是主子爷回了府知道后从正院把她接走了。

  有了嫡子的福晋硬气得很,她那时候只有个病歪歪的大格格根本不顶用。

  她很惶恐,也很不安,那段日子主子爷待她也是很好的,有时间也是陪着她。

  后来她就有了弘昀。

  李氏想起弘昀,又看着睡着的三阿哥,忽然之间心里有些惶惶的,好像从她有了三阿哥后,主子爷待她就越来越疏远了。

  细细思量,温氏跟耿氏没进府的时候,其实那时候主子爷已经很少在后院留宿了。

  只是她只觉得自己怀着身孕,宋格格木头性子四爷一向不喜,其他的侍妾她也防的厉害,福晋那里当时只顾着照看生病的弘晖,哪里顾得上主子爷。

  现在想想李氏越发的觉得惶恐,脸色越来越白。

  原来在不经意间的时候,主子爷在疏远她们的时候,她并未察觉。

  后来,后来就有了温氏。

  这府里就再也不一样了。

  周嬷嬷瞧着侧福晋神色难看得很,忙又劝了一句,“侧福晋您千万别冲动,正院那边只怕比您还着急了。您可千万要稳住,别被正院利用了才是。”

  李氏下意识的点点头,脑子里却“嗡嗡”直响,周嬷嬷的话一点也没听进去。

  “等到了中秋节您跟着福晋进宫见了娘娘,可千万不要说什么对温格格不好的话。”周嬷嬷简直要操碎了心,福晋那样的性子做起事情来滴水不漏,就怕她在娘娘跟前给侧福晋挖坑。

  李氏又点点头,她又不傻,德妃娘娘赏了温馨,她在娘娘跟前说温氏不好,这不是打了娘娘的脸吗?

  她现在只是在想,温馨有了这样的庇护,亏的是不能生,不然的话一个侧福晋的位置是跑不掉的。

  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。

  想到这里,李氏又想起一事,温氏身体受损,这……还有她的手笔……

  主子爷这段日子待她的冷淡,难道跟当初那件事情也有关系?

  李氏也坐不住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
20时后

限免结束
评论
评论
指南
官方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10计划 pk10游戏 购彩平台网址 pk10游戏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走势图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官方彩票开户 线上彩票开户 购彩平台网址 北京赛车PK10开奖 北京pk10计划 pk10游戏 购彩平台网址 pk10游戏 购彩平台官网 pk10开奖走势图